念起

第1卷 云初现





第1章 咸阳





第1节 梦魇



迷迷糊糊中,陈之文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灵魂被困在一个老旧的躯壳中,手脚不能移动分毫。
我这是做噩梦了么?是了,一定是梦魇了。这该死的感觉,最近一睡觉就做噩梦,以至于第二天上班都无精打采,昨天打瞌睡还被部门老大抓个现行。想想都丢人,偌大个办公室,竟无一人提醒他,不由得感叹自己做人太失败了。
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意识清晰,条理分明,可是身体偏偏不能动弹,这种感觉很不好,于是陈之文开始默诵经文,想要求助佛祖的力量来破开这次梦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默念完一遍心经,感觉灵魂松快了一些,身体的束缚也减轻了,勉强手指能动,手臂突然感觉打通了经络一样,传来一股酥痒,妈的,手麻了。
陈之文气的想破口大骂,一个鲤鱼打挺,想要坐起来,结果还真坐起来了,不过为什么视线里的房间这么奇怪,眼前一道道流光溢彩,旋转着归于一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卧槽,床上怎么还躺了个人,”下一秒就感觉全身被撕裂,“这躺床上的看着像自己,怕不是还是个梦,今天玩盗梦空间吗,次奥”,陈之文在失去意识之前模糊的想到。
“醒醒,小叫花......”迷迷糊糊中,陈之文感觉有人叫自己,不过头疼的像上了个金箍,一阵阵天旋地转,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做不到。
“小姐,走吧,刚刚常伯说他没救了,找地方把他埋了吧。回去晚了,夫人又该责罚了。”一个身穿素白袄裙,眉黛如画的女子说道,旁边还站了一个模样十二三岁的女子,一身墨绿绸缎襦裙,一脸的不忍。
听了素白袄裙女子的话,身穿墨绿襦裙的女子冷冷的说道:“夕棠你怎么能这么说,错在我们,要不是我们的马车撞了他,他也不至于伤重,行了,你让常伯把他送去医馆小心救治。”说完就准备踩着杌凳登上马车。
“可是小姐......”素白袄裙女子犹自不甘,想要再说点什么。
“你胆子大了,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些心肠从哪里学的。”墨绿襦裙女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不满的说道。
素白袄裙女子低着头,胀红着脸,也不分辨,答应一声,扶着襦裙女子登上马车,之后对旁边垂手拱立的一个老伯吩咐一声,随着马车扬长而去。
剩下一个老伯带着两个壮汉,把路边的邋遢少年用草席一卷,匆匆往西城方向而去。周遭围观的人群这才像开闸一样,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第2节 承复



  陈之文抬了抬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幔帐,想要坐起来,不想全身无力,小腿上传来的痛感无比清晰,痛的嗯出了声。
“你醒了?躺着别动,我这就去叫师傅”旁边有个挽着发髻,作道士打扮小童惊喜的说道。说着放下了手上的药杵,不待分说,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在陈之文醒来之前,他应该是在捣鼓什么药材。真是个毛躁的小孩,陈子文边想边打量着四周。慢慢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不免得一番长吁短叹,倒霉成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本来在家好好的睡觉,哪成想梦魇着梦魇着就穿越了。别人一穿都是王爷,最次也是个地主,妻妾成群,莺莺燕燕,陈子文直接穿到了一个乞丐身上,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却不想被后面疾行的马车给撞了。小乞丐身子骨本来就虚,这一撞可就去了大半条命,如果不是得到及时救治,多半这条命也就交代了,老天爷可能是嫌这条命贱了,不想收,鬼门关逛一圈,陈子文又回来了。
正在陈子文发呆的时候,进来一个道士打扮的老年男子,白须浓眉,一双眼睛毫无浑浊,似能看穿人性。
“你别动,我给你看看”,说着也不顾陈子文身上的泥垢,给他号起脉来。
“多谢老神仙活命之恩”,说着陈子文便要起来行礼。
“别动,你被马车撞了,伤着头颅和筋骨,还需好好将养,现在倒是已无大碍,不过伤筋动骨,若没养好,以后可能腿脚不会利索。”
听着陈子文口称老神仙,老年男子自觉受用,不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