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月老为何频频剪断红线?

星宿为何频频晦暗不明?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极速快3敬请期待二位大佬的互骚(划掉)相爱相杀

ps:初稿,轻喷,创作不易,请勿抄袭

关键字: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玳子矜|余尹椽

缱绻封面

第1章 飞升



风卷草地,寒意袭人,点点星光被重叠的乌云抹去,独留黝黑的夜晚,安静的,等待着什么。
倏而,狂风呼啸,云雾沉沉,电闪雷鸣不断交替,不盈一握的几株柳树苗拦腰折断,顺风而行,不知去往何地。
各户人家的门窗紧闭,却也止不住窗棂的颤抖,忽明忽暗的烛火摇曳着,使得噼里啪啦的火星四处炸裂。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雨腥味,仿佛下一刻,便有倾盆大雨泼向人间,狂风怒号着,肆意着,携着尘埃和腥香咬啮窒息着世间。
“你丫的撒了多少腥香?”一手持折扇的华服男子不满的问,一刻不停的扇动着手中的扇子。
“就是啊,撒腥香跟玩似的,呛死了…咳咳…”站在远处的玄衣男子捏着鼻子附和。
其余旁的几个小仙也皆一脸嫌弃,纷纷捏起鼻子作隐忍状,眼中尽是道不尽的苦大仇深。
不得不说,香到极致则为臭,此乃千古不变的定理。
当事人摇了摇手中拇指大小的小瓶子,定睛一瞧,里边还剩不到半瓶的淡黄色粉尘,才道“嗯…好像又撒多了一点。”
这话听着像自责,人畜无害的脸上看着也像是自责。若不是早先认识这雨使,怕不是真要相信他在自我检讨了。
果不其然,说话间,这厮当着大家的面,指尖轻嗑,瓶口朝下,又撒了几许下去。
“……”
“……”
“不小心手抖了。”
信了你真是有鬼了,不止一个人这么想。
早听说这南有雨使梧桐,北有星斗乾坤,百闻不如一见,这见了才发现一见不如不见,不知是乾坤不好看还是桃酥不好吃,不远千里跑来以最佳的距离吸最多的腥香,诸小仙当真是有苦说不出了,能怎样,忍着呗,自家仙君都还在呢,对于要不要离开这件事情,想一想也就罢了。
“其实这东西也蛮好闻的…”某罪魁祸首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瓶塞轻轻塞进去,小心翼翼收入怀中,发觉没人搭理他,这才又问:“你们不觉得吗?”
……
这要让我们怎么觉得?
雨使抬头瞄了瞄各位,神情各异,但总归不算太好看。
雨使:“下次我会控制的。”
虽然这么说着,但在其他人眼里,他的脸上此时却是写满了“我什么也没干吧”“这次量也不多吧”“下次尽量吧”“多点怎么了…”
站在华服男子身旁的少年抽了抽嘴角,稍作思索,小声嘀咕:“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第六十七次保证他下次会控制的吧?他这…”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雨使看了少年一眼,那少年便即刻噤了声,不再多言。
雨使噗嗤一笑,道:“行风使的记忆力果然名不虚传。”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可我觉得我应该不会有第六十八次了吧…”
说话间,升云仙君带着命旨仙君风风火火从远处赶来,二人不知在争吵着什么,只听见他们在以生怕对方听不见的架势一人一句呐喊着…
稍近些,只言片语传来。
“不知道!你…&$¥/@…”
“那要怎样?不是你…&$*#%…还怎样?”
“反正我…%*#$…问我?”
“你!不找你…$&#^%…那么难?”
“我操,我咒你日后结缘之人多条腿!”
“彼此彼此!”
“……”
“……”
场面一度很和谐,除了差点打起来以外。
到了众人面前时,二人倒也知道收敛,各自一掉头,谁也不再理谁,对彼此敬而远之的站在相距甚远的对角线上。
相对无言,十分安静。
这种环境下,谁先开口谁先死,这个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然而该办的事还是得办,再僵的局也得有人打破,虽然目前看来没人愿意先开口,两个僵局发起者也像没事人一样往那一杵,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各自心里打着小算盘。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行风深吸一口气,打算以身试险,却不料被人抢了先。
嗯,抢的好。
一抹青色向升云扑去,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那青影便已然瞬移到了令雾面前。
雨使:“升云仙君!我家仙君呢?”
不知是刚刚重新出现的笑脸,还是从一开始就没变过的职业假笑,此时此刻,某看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