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第1章 蚕1



蜿蜒的盘山公路,将碧绿的沧海从中分开,一辆货车正行驶在通往麟趾镇的路上。

  “叔叔。还有多远到啊?”

  货车内,一个小女孩问道。

  “再过两座山就到了,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吧。”

  “哎?”女孩惊讶,重心不稳,倾身向前。恰巧这时,车正颠簸,她“咕噜”地咽了口口水。

  三十来岁的络腮胡司机被女孩逗得一笑,“怎么?晕车?这可不行,要加强锻炼哈。”

  货车如游鱼般,灵巧地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行驶。

  郊外的天空格外碧蓝,金灿灿大大阳光洒在无边无际的苍绿和没有尽头的公路上,使他们几乎带上了点朝圣的灵性。

  热情的司机一偏头,跟妈妈谈起话来,“你们是要搬去麟趾镇吧?那地方城里人能住得惯吗?”

  “那……那里不好么?”妈妈笑着问。

  少妇肤色瓷白,气质优雅,双手环抱女孩端坐着,俨然是一个古典美人。

  但她棕色长发束一条利索的马尾,着一条牛仔长裙,慵懒随意地靠在副座椅上,浓妆淡抹,又带了点现代贵妇的色彩,韵味十足。

  “也不是不好,只是太闭塞,年轻人都不爱住那”司机望了眼后视镜,确认车身与山崖的距离,再说“据说在古代这地方很繁华,当地人超有钱。”

  “为什么?”女孩追问,童声清亮。

  “因为盛产蚕丝啊。一条街的缫丝工坊能养活一个镇的人。”

  “缫丝?”

  “就是把蚕丝放沸水里煮,然后抽出丝来卷成卷。”面对问题不断的女孩,司机抽空看她一眼,咧嘴笑。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好奇心重,显得既单纯又稳重,别有魅力。

  “……”而女孩瞳孔睁大,惊讶起来。

  女孩的童花头被从车窗涌进来的风吹得有些凌乱。她的发色和瞳孔的颜色都偏浅,是咖啡色的,眼睛睁大的时候瞳仁如杏仁,好不可爱。

  “那……那蝉蛹不会觉得热吗?”她认真地问。

  司机一愣,旋即开怀大笑“热,热,当然会热嘛……哈哈哈哈!”

  峰回路转。

  “快看!到了到了!”司机朗声说。

  女孩顺着他手指指的地方看去,不觉惊叹出声“哇!”

  只见两座山峰之间,有一条银色绸缎般的般的大河,波光粼粼,流水簌簌。大河旁边,又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只是那山峰之上是层层叠叠的巍峨梯田,梯田下方是密密麻麻,蝼蚁般人们居住的房屋。

  伟大与平凡对比之间,竟然有几分人神共生的意味。

  那视觉效果可谓震撼。

  女孩一下看呆了眼。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货车已经停下了。妈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车。

  她听见有个姐姐的声音“林姐,你看书柜靠南墙行么?”

  “行。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妈妈说。

  紧接着是将行李家具从货车上搬下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隐约间,还有司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他似乎在搬东西,而且搬得很累。

  “客气啥”那个姐姐说,“省里说派你和莫老师下来指导可把我们高兴坏了。那群家伙闲着也是闲着,尽管使唤吧。”

  “哈哈。”妈妈掩嘴轻笑两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就怕你们两个大专家住不惯这乡下地方呢。”

  “做我们这行的怎么能对住处挑剔?”妈妈说,“说起来,我祖上也曾在这个小镇住过呢。”

  “真的?那可太好了。”

  “妈妈……”车上的女孩从车窗探出半个头轻唤,“我想下车走走。”

  她肤色雪白,有一截小巧的下巴。被困在车上闹脾气的样子显得她好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仓鼠,气嘟嘟的,好叫人逗一逗她。

  “呀!”那个说话的姐姐发现了她,向她看来,问“那是小语吧?多大了?真可爱!”

  她提着行李,身材挺拔,黑色短发,着运动服,笑容明朗,十分干练,是和妈妈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妈妈尴尬地对她笑了笑,说“少等。”然后回头冲小语说“不准下车。”

  小语一屁股坐回座椅上,呼出一口气。

  妈妈走到车窗边,语气变得柔和对她说“别给叔叔阿姨添乱,在这里等。妈妈收拾好就叫你,乖乖的,明白吗?”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