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棠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是魔界少主,他是仙界储君。可冥冥中注定会相遇,可杀母之仇必报。她发誓要为母报仇,但有缘无分。最后他死于她之手,而她得知真相后,也陪着他一起走。

第1章 母仇(一)



呼!
一把把灵剑从秋雨棠和白依汐擦肩而过。仅七岁的秋雨棠虽修炼至妖期,已是魔界万年一遇的奇才,更何况还要照看被自己用结界保护的母后,白依汐-魔根被沈心柔活活抽取并销毁的废人。
在万剑中穿梭,
即使速度再快,闪躲中必不可能毫发无损,而且⋯
啸!一缕青丝从秋雨棠脖与肩中掉落,而那与秋雨棠仅一毫之差的剑从她眼前向后飞去,那剑便插在身后的大树上。顿时树上的每一片叶子,每一寸木头,每一条根,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扩散紫色的毒液,而下一秒已经灰飞烟灭。
秋雨棠不经嘴角一勾,万把灵剑中均沾毒液,除了她父王秋枫的独技-灵灭咒,她真想不出第二种。秋雨棠也不为这种毒而惊异,倒不禁冷笑道:
“亡毒。不愧是父王当年厌弃的桃花,为了堵住你的嘴,当真什么都敢给。”这亡毒乃数万年一株的紫亡草所提炼的剧毒。只有历代魔王和魔少主才会有。
咚!沈心柔的心弦被拨动。因为这是沈心柔的死穴!
当年,还只是魔界少主的秋枫,再一次喝醉后遇到了一直倾慕与他的仙家女子沈心柔,两人便有了鱼水之欢。但那时,老魔王正在各位少主中挑选新一届的魔王,魔界与仙界本就势不两立,秋枫自己也对沈心柔没有好感。那次之后便拿各种东西堵住沈心柔的嘴。起初,沈心柔都不接受。后来因沈心柔发现自己怀了秋枫的孩子,便不再纠缠,离开了他回了仙界,而背地里却有更大的阴谋,读到这你该知道她的野心该有多大了吧。而那个孩子...
沈心柔恼羞成怒举起剑,怒喝道:“小贱种你tm今日便让你去见你祖宗十八代。”秋雨棠斜眼白了她一眼:“啧啧啧,恐怕不会让你如意喽。”可这稚气的孩子声更让沈心柔火了,加快了挥剑的速度。秋雨棠也举起剑不甘视弱和她打了起来。
可终是力量悬殊,况且是一个七岁女童,不胜体力,不一会便败下阵来,并且沈心柔的毒剑也割破了自己的左臂,另一只手就摁住伤口止血。沈心柔一步步向秋雨棠走来,面部的笑衬托出狰狞的脸,大笑道:“没了你和那贱人,我儿子以后的路可就会更好走!”说罢,便要催动她的独门阵法-万蛊门。万蛊门的厉害之处便是能让已中毒的魔族中人生不如死,即便是已是魔王的秋枫也很难全身而退。秋雨棠也做好了殊死拼搏的准备。
突然,一声熟悉并带着坏笑的生音从远处传来:
“哦?那我偏要挡你这个老不死的儿子的道呢?”
刹时,一骤风吹来,一股浓烈的黑色魔气将这魔林笼罩了起来,陷于灰暗中。
秋雨棠牵出一抹浅笑:“哥你现在才出手?”
而一旁的沈心柔却皱了皱眉头,还夹杂一丝不安,颤巍巍道:“秋...秋晗?”




第2章 母仇(二)



“是我又怎样。”秋晗瞟了一眼沈心柔。
这时球晗的真身一到秋雨棠身边,轻声道:“先
带母后走,这里我来搞定。”
“嗯”秋雨棠淡淡道。
当然,妖期顶峰的秋晗还收拾不了一个元婴期三重天的人?
15岁便有如此修为的秋晗,在魔界可算是首屈一指的魔才。
顿了顿,秋晗又开口:“父王如今忙于与仙界的战事,并不知道沈心柔来魔界,更不知道...”
“嗯”不等秋晗说完,秋雨棠淡淡开口硬生生地把他的话打断。
随即,秋雨棠又开口
“不要对她手下留情”
这句话从秋雨棠的口中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完的。
“知道了”
说罢,秋雨棠便扶着结界里奄奄一息的白依汐,化作一团魔气飞去了。而沈心柔听到秋雨棠逃了,冷哼一声:
果然不简单,这秋雨棠仅七岁女童,修为便如此高,既还有如此胆魄和头脑,中了亡毒后还能施展法术...
与此同时,魔气逐渐退散,只剩秋晗与沈心柔相互对视。然而沈心柔的眼底却闪起一抹泪光,转瞬即逝。
“晗...晗”
沈心柔向前走一步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