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姜澄澄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江恒也,藏匿的喜欢再不能自拔,于是一步错步步错。
“夜深星阑的景望得多了,璀璨便不过疏疏朗朗了。”
女孩穷极一生,也没能做完那场梦。

第1章 平芜尽处是夜深星阑



  01
  年少的岁月仿佛刺绣的一针一线,在织物上运锈迹勾勒花纹,其以线为笔,繁冗交织,渲染出一段见微知著,可道述起却源远流长的故事。
  “会有人以居高临下的,像极了上帝一般神圣的视角,用某种道不明的透彻而深邃的目光,审视并以此试法探查你。于是你就此成了瓮中鳖。纵使心不甘情不愿,也还仍是手无缚鸡之力。委曲求全——为的到底不过小半会儿的安稳和惬意。
  还记得阿若生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我在深渊中沉沦,只因为现实太悲怆。’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眼神空洞得黯然无光。她就那样,淡定自若地向我娓娓道来她心间那个悲戚着、缄默着的世界。
  而那时的我则对耳倾听——像青空下骤然的风雨大作,像海面蓦然的白浪滔天,也像黎明的地平线始终悠长无际。这些不一的感慨伴着情愫,混溶在我心脏迸发的血液之中,由上自下地循环往复,阵阵酸楚……”
  一页纸张便陈述了那人多少岁月历程的坎坷。谁又能知道,这段记录在日记簿里头,句句透析着愤懑不平的文字的主人,不过一位名为姜澄澄的十八岁少女。
  02
  十二月的天一如既往的云烟氤氲,不见晨曦不见月。在雪虐风饕的日子里,若隐若现的铅灰色的云朵像是失去异彩以后无知无觉地飘着。
  姜澄澄眯着眼睛,站在宿舍楼下望着远边被雪朦朦胧胧地掩去一大半的教学楼,她的眼间大雾弥漫。
  “姜澄澄?”
  熟悉的女声在姜澄澄耳畔响起,她皱了皱眉。
  沈森璇这时候不是应该在上课?
  “你怎么来了。”姜澄澄带着心中的疑问侧了身,来者却还真是沈森璇。
  “我来看看你啊,老师说你受伤了。”沈森璇低头喘着粗气,还没注意到姜澄澄蹙着的眉头和难看的脸色。
  “你……怎么不带伞,雪这么大,你整个头发都白了。”姜澄澄紧蹙的眉还是舒展了,本想说的话也在看到沈森璇缀满了细碎的雪花的短发和校服上零零散散的雪水渍后戛然而止,硬生生得给吞了回去。
  这些日子姜澄澄的心像是一根绳子被打上了死结,接着不但没能够解开这个结,反倒更是把它缠绕的一团乱。也因为这个死结,她无时无刻不如窒息一般。
  “我没事,头发可以洗。你呢,你哪里受伤了啊?”沈森璇追问着。
  她的话语刚落,姜澄澄便再次黯然。
  哪里受伤了,当然是我的心啊,它好痛啊。
  03
  “你和江恒也分手了?”沈森璇不可思议她所听到的一切,讶异的神情呈现在她的面容上。
  “嗯。”姜澄澄顿了顿,“是我错了,不期待就不会被伤害了。”
  沈森璇看着坐在寝室床铺上悒悒不乐的姜澄澄,忽而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笑靥如花的面孔,这猝不及防的回忆像是一柄利刃若有若无地在她心里划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口子。
  04
  一个人情绪上的失重感远不同知觉上那般瞬息,譬如体验一次自由落体和失去了一件珍爱了数久的事物,前者痛快淋漓,后者痛心疾首。
  而姜澄澄很不幸地置身于后者。
  她实在太喜欢那个男生了——
  像燕鸟依赖青空,像蓝.鲸淌游汪洋,像麋鹿安适森林。
  她恨不得掏出整个心窝子,只用来爱他。
  “澄澄,你该知道。一切痛苦都建立在希望之上。”
  “那个该反省的人,不是江恒也,而是你。”
  05
  ——不是江恒也,而是你。
  沈森璇离开的步子无声无息,唯独她的最后一句话在姜澄澄迷惘的意识中雪泥鸿爪。
  姜澄澄失魂落魄地趴在床铺上,仿佛一只

阅读全文